菜单

两鬼坐车,六鬼推磨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

2019年11月30日 - www.8455.com

南山县兰瓜镇丰乐村,有一个卖豆腐的人叫孙二嘎。夫妻俩人边种地边做豆腐,做完豆腐是卖豆腐。这门做豆腐的手艺是祖辈传下来的,连做代卖是干了几十年了。他家做的豆腐是皮白肉嫩、香甜可口,在兰瓜镇十里八村出了名。虽然是传统工艺制造,但是做工做法精细。张丁山家做的豆腐,口感较差是卖不动。孙二嘎家做的豆腐,不仅口感好还供不应求。都是简易传统的工艺做法,为什么两家生意的差距较大?这让张丁山是心里纠结,百思不得其解了。
孙二嘎和张丁山都丰乐村人,两家住的没多远。张丁山想要去镇上,孙二嘎家是他必经之路。丰乐村离兰瓜镇大约六里路,为了作伴不孤单。凌晨三点张丁山先来孙二嘎家,约好都一起去镇上卖豆腐。三百六十五天是风雨无阻,天天如此。人们都说同行是冤家,他们不光不是冤家还是好朋友。唯一纠结是卖豆腐的生意问题,两家卖豆腐的生意差距好大;孙二嘎,每天都是满载而去、胜利而归。张丁山,每天都是满载而去、灰心而回。张丁山看在眼里记在心里,想问一问豆腐生意的奥妙。
张丁山说:“孙大哥,你的豆腐生意真好!天天都是做多少、卖多少,一点儿不剩。咱们都是同样做工做法,我的豆腐生意怎么不如你?你做豆腐和卖豆腐,看上去一点儿不累。我做豆腐和卖豆腐累着要死,做完豆腐还卖不出去。你能告诉我,这是为什么了?”
孙二嘎说:“张兄弟,不要丧气!只要你坚持不懈地努力,豆腐生意会好起来了。你做豆腐和卖豆腐,非常的辛苦!我们豆腐工艺做法都一样,其它没有什么区别。咱们天天到镇上卖豆腐,你豆腐生意不好,我看出来了。你问我为什么?实不相瞒,我真的不清楚。”
张丁山看见孙二嘎没说出个所以然,自己就留了个心眼。夜间十二点钟就来孙二嘎家了,想偷看孙二嘎家做豆腐的工艺流程。目睹他们豆腐的做工做法,想吸取成功的经验和技术。真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没多远就听见孙二嘎家豆腐坊有忙活的动静,靠近了轻轻地一瞧。透过浑暗的烛光,看见了六鬼推磨。只见六个鬼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,却不见六个鬼的脸。一边放豆子是一边磨,几个鬼是干的热火朝天。磨完豆子是做好豆腐,跟往常一样变回原型;变出几个猫不像猫、狗不像狗的东西,回到孙二嘎家又一个房间了。
看见这个稀奇古怪的东西,张丁山有些不明白。找到村里一个老人,想探听虚实。这个奇怪的事,我听孙二嘎生前父亲说过。这是丰乐村的秘密,村里人知道的不多。老人的一番话,让张丁山是茅塞顿开了。这是传说中六鬼推磨,老人说六个鬼是来孙二嘎家报恩;看见孙二嘎家祖祖辈辈都是好人,为了感恩想帮助他发家致富。六个鬼说来挺够义气,天天都是这般如此。孙二嘎对待六个鬼倍加关怀,只有想不到是没有做不到了。
每日三餐一顿都不能少,日日都有鸡鸭鱼肉贡着。撤出一个房间给六个鬼住,除孙二嘎家人任何人不得入内。房间里前后窗户封死,标准是不许见光。房间里生活的摆设,跟正常人一样。唯独桌上多了个香炉、地下多了个火盆,眼前供奉了个带字的牌子。房间里门长期紧锁,时不时地听到六个鬼的说话。他们的说话似鬼哭狼嚎,难以入耳的听不懂。这个也许就是物以类聚、人以群分,人有人语和鬼有鬼话吧!
孙二嘎的父亲临终时特别嘱托了,你一定要好好善待六个鬼。虽然我们祖辈有恩与他是来感恩,但是天下事难料和鬼心难测。如果他们帮助你了,你会子孙兴旺、家业兴隆。假如你们夫妻照顾不周、一旦惹怒了他们,那你瞬间会妻离子散、家破人亡。想一想是风里来雨里去,攒下这份家业不容易。你应该珍惜眼前的机会,懂吗?父亲说的一番话,孙二嘎是谨记在心。对六个鬼是丝毫不敢慢待,更加的无微不至了。也明白“挣钱好比针挑土、败钱好比浪淘沙”的道理了。

索小虎,南山县兰瓜镇小兰瓜村人,是个接站的三轮车出租司机。尖嘴猴腮,高个头,身材像枯瘦如柴。他是个宰客比较狠的司机,不管岁数多大都是一样。从小兰瓜站到兰瓜镇街中心约5公里,一般出租费20元。按照小兰瓜站时刻表到站时间,天天在小兰瓜站出口处揽客。看见本地人出租就收费20元,若见外地人出租就收费30~50元。小兰瓜站三轮车的出租费,没有一定的标准。这样揽客和宰客的出租现象,让人是很不高兴了。

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有一次,从天州站发往南州站的1396次列车,途经小兰瓜站是中午十一点了。看见旅客拎着大包小包,都纷纷下了火车。走到火车站验票出口处,按照顺序的排队验票后出站了。

索小虎心里是美滋滋的,高兴的站在出口处,看见一对情侣过来了,主动上前的打招呼。小兄弟、小大姐去哪里?用不用坐车?小兄弟说:大叔,去兰瓜镇街中心!你看我们两个人,坐车去镇街中心要多少钱?哦,你看着给罢!小大姐说:大叔,那不行!我们给十块钱,你指定不同意。若给你一百块钱,那我们岂不吃亏了?站在一旁的小兄弟说话了,我给你十五块钱怎么样?索小虎说:小兄弟,不行!你们年轻人,怎么这样抠门?你说错了,不是我们抠门。不先谈好价,怕你到了地方宰客了?小大姐说:大叔,二十块钱!你同不同意,同意我们就坐车?索小虎是四处探望了一会儿,仿佛是想看一看,那同行司机揽客的状况。十分爽快地答应了,上车!

转眼之间,三轮车就开到兰瓜镇街中心了。索小虎先停稳车了,再给两个客人开车门。又殷勤的说了一番话,二位,慢点慢点,小心碰头!两个人心里一想,这个三轮车司机人真好,对待出租的客人,不仅服务的热情周到,而且是文明有礼貌。小兄弟在钱包里拿出二十块钱了,他把钱递给索小虎了,并且说一声谢谢了!索小虎拿着手里的钱,脸色是面红面赤的样子,说就这么一点钱了?小兄弟说:大叔,你是什么意思?我们不是说好了,从小兰瓜站到镇街中心是二十块钱,你怎么说话不算话了?这么大岁数了,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了?你这样干很不好,分明是在讹人嘛!哎,你怎么说话了,我怎么就讹人了?你没说清楚了,怪谁了!我们三轮车开到镇新街中心是40元,开往镇老街中心是20元了。算了,算了!算我们是倒霉了,真是有眼无珠了,遇上这样一种人。小大姐是一边说话,又是一边给二十块钱了,两个人带着不愉快的心情走了。

古人云,君子求财取之有道,是你的少不了,不是你的求不来。即使你是不择手段多吃几粒饭米生了,那也会让你从鼻孔眼里冲出来了。我们大家都知道舍得的意义,有舍有得,不舍不得,大舍大得,小舍小得的道理。其实,舍得最早出自《易经》记载,舍得是一种人生智慧和态度,是拥有超越境界对已得和可得的东西,进行决断的情怀和智慧。也是一种雅俗共赏,启迪心智的生活禅。索小虎利用三轮车出租为诱饵,经常的宰客牟取零头小利。不但坐车客人不高兴,而且同行司机也难容他了。

那一天,从天州发往南州1394次列车,途经小兰瓜站是夜间十二点了。奇怪的是一趟火车,下来就两个人了。在火车站昏暗的路灯下,看出来一男一女都戴着眼镜,大约是三十岁左右,男子是身穿蓝色的衣服,女子是身穿红色的衣服。没有上其它出租的三轮车,直接上索小虎的三轮车了。要求是去兰瓜镇街中心,也没问要多少钱。一边是关车门,一边心里想,这两个人是与众不同,有些心里不踏实了。索小虎说:二位,你们要去哪?你们讲话的口音,应该不是本地人。哦,是的。我们是天州市人,是来兰瓜镇走亲戚了。索小虎说:二位,怎么不问车费?你们和别人不一样,难道不怕我宰客了?男子说:大哥,你不会了!嗯,真是林子大了,什么鸟是都有。还有这样的好人!

不一会儿,索小虎把客人送到兰瓜镇新街中心了。跟往常一样,说了些客道话,下车慢一点,小心碰头什么了。说来也巧了,正赶上兰瓜镇新街中心停电。街面是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新街中心是无一人来往,静悄悄的。偶尔,听见不远处,有公路上车流的声音。只见一男一女下车了,那个女子说话了。女子说:大哥,多少钱儿?你的车也该换一辆了,这一路哒哒的吵死人了!站在一旁的男子说话了,三轮车的声音都是这样了,你以为是市里桑塔拉的出租车,小镇的出租车必须有小镇的特色!呵呵,索小虎一听,扑哧的一笑。说对了,小镇经济发展赶不上城市,老百姓的收入不高。这三轮车出租是费用低,及经济又实惠。

索小虎说:二位,都是爽快人!你们人都不错,又来镇上走亲戚。我不讲虚价了,你就给100快钱吧!女子说::大哥,不都是20块钱!你还不说虚价,怎么一趟就要一百块钱?呵呵,你们是不是听错了!因为一个人我收你五十块钱,所以两个人我收你一百块钱。好了,别说了!男子在腰包里拿出两张百元大钞,说你要一百块钱,我给你两百钱,你敢不敢收?索小虎说:二位,都是有钱人!你们既然不差钱,为什么不敢收呢?说句不好听的话,你给的钱越多越好了。这杀猪的还怕肉多了?我真的不理解了,今天是这么走运了,尽然遇到这样个傻子!

女子说车费给你了,我们还的去亲戚家了。我们两个人走的时候,你千万不要回头看哟!若你非要回头看了,带来一切的后果。我们是概不负责,别说没有提醒了!哦,好的。看见手里的百元大钞,索小虎是眉开眼笑了。嗯,这一男一女有点怪怪的,刚才说些什么了?他们走的时候不让我看了,为什么?难道有不能见光的事,怀着好奇之心,我是非要看一看了,有什么神秘的东西。

老人常言道: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这一句话,真的没错了。新街中心是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风还在呼呼的叫,一步一步嚓嚓的脚步。索小虎说:什么声音,让人毛骨悚然了!在三轮车微弱的灯光,远远的望去,隐隐约约的有两个人,是个一男一女,看衣服穿着上,跟刚才两个人一样,奇怪的是那两个人的头,怎么没了?心里一想,可能是遇到传说中的无头鬼了。空气弥漫着紧张的气息,那浓浓的气息,仿佛是让人要窒息。只见,那个一男一女的无头鬼,一边的说话,一边的走来了。你们出租司机想赚钱没错,可不能乱宰客呀!阎王爷是怒发冲冠了,命令我们来捉你回府。你索小虎名气不小,阎王地府花名册有你一笔。想不想去?走吧!

两个无头鬼的一番话,让人是胆战心惊了。索小虎说:二位,还是你去吧!那阎王爷地府不是人登的地方,我还是想多活些年哟!我是上有老下有小,都靠我一个人挣钱了。我就不相信了,没有犯什么大错,你和阎王爷敢冒犯天庭法度,带我离开人间了!还你两百块钱,车费我不要了。一个女鬼说话了,你要还的两百块钱呢?两个无头鬼是越来越近了,又一个男鬼说话了,你自己看一看是钱吗?嗯,怎么了?索小虎有些惊慌失措了,扫了一眼手上的钱。这,这怎么是阴间流通的冥币?妈呀!看来钱是还不上了,骑着东倒西歪的三轮车就跑了!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